今天是
关键词:

德勤员工举报后续:自查报告曾上陈监管,审计独立性有待系统解决

 时间:2021-02-09 16:31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何云

此次举报事件,再次凸显了审计行业的逻辑悖论,即企业既是被审计的对象,又是审计机构的客户。
 
员工举报德勤涉嫌审计违规一事,目前尚无定论,但行业争议和监管关注仍在持续发酵。
 
2月5日,证监会表示正在核查举报事项,同时要求德勤自查。同日,财政部、国资委、银保监会、证监会发布《关于严格执行企业会计准则切实加强企业2020年年报工作的通知》表示要加大对企业会计准则实施环节的管理和指导力度,防范财务造假。
 
一直以来,肩负审计职责的会计师事务所被称为“资本市场守门人”。近年来,部分会计师事务所因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被处罚,引发了公众对会计事务所独立性的担忧。这次举报涉及的还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,更是引发业内热议。
 
不过,一位接近德勤的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陈述了此次举报的另一面。据他介绍,举报人虽然2016年进入德勤,但真正参加审计工作只有一年。“级别很低,未能真正触及审计核心,其举报的问题对形成审计的结论不产生影响。举报人之前在公司内部以此为要挟提出升职,但是德勤最终没同意,所以他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公开”。
 
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汉文在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现在审计有一个基本特点,是建立在对内部控制进行测试基础上的抽样审计,“既然是抽样,它就不是全样本的。换句话说,哪些程序该走,哪些程序不走,有一个职业判断的问题,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”
 
“举报事件对整个审计行业来说,影响还是挺大的。如果监管部门或第三方介入调查后,证实了确实存在这些问题,当然会对德勤的声誉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,但如果发现举报问题不属实,或者没那么严重,也应该给德勤一个客观的评价。”陈汉文说。
 
在业界人士看来,此次举报事件再次凸显了审计行业的逻辑悖论,企业既是被审计的对象,又是审计机构的客户。近年来,审计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,如何平衡成本效益原则与审计质量,值得深思。
 
举报罗生门
 
2月3日晚,德勤北京分所审计组一员工,将一份55页的PPT文件群发公司邮件,举报德勤各类审计违规事件,其中涉及中国外运(601598.SH)、红黄蓝(RYB.N)、博奇环保(2377.HK)、北京乐金系统集成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,时间多集中在2016年至2017年。
 
事件发生之后,德勤公司以及证监会均迅速做出了回应,但均为涉及具体举报事项,据悉相关自查和监管关注还在进行中。
 
2月5日,德勤发布声明指出,本所先前收到一名员工通过内部渠道报告的相关事项,并且已对此开展全面调查,未发现任何证据影响我们审计工作的充分性,因此相关审计工作支持我们的审计意见。公司会对收到的任何质疑进行调查。
 
随后当日下午,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也对此回应称,证监会已注意到了这一事件,相关证监局接到了举报,目前正在核查,同时要求德勤自查,后续会跟进。
 
《财经》记者获悉,举报人举报后,去年12月,证监会已经要求德勤公司进行自查。今年1月份,德勤已经将自查报告提交给证监会。
 
“举报人之前在公司内部以此为要挟提出升职,但是德勤最终没同意。他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公开,并且以举报为要挟升职是一种十分恶意的行为。”接近德勤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此前举报人已与德勤沟通了多次。
 
举报人也表示,从2018年至今,已与德勤管理层、德勤声誉与综合风险管理部(RRG)进行长达2年、超过30次的沟通。按举报人的说法,沟通内容是“要求德勤方面就审计质量举报事件作出恰当处理、就相关事件对于本人绩效评分的影响重新作出公正评估。”
 
对于举报人在德勤内部的工作情况,接近德勤人士介绍,举报人虽然在德勤工作四年,但是第一年过后就没有再晋升,第二年依然因为绩效差没有晋升,“且CPA考试一门也没有通过,工作时间利用率只有18%”。
 
举报人在举报信中表示,其在两年前就已举报并提出相应合理诉求(包括但不限于:转组、转部门等内部调动)。但是经过长达2年超过30次的沟通谈话,德勤仍未对其提出内部调动申请作出任何处理并仍在拖延问题,推卸责任。与此同时,德勤方面却全面暂停其职业发展、项目安排及晋升,对于举报人诉求置之不理,
 
《财经》记者通过多渠道联系举报人,但截至发稿,尚未有任何回复。
 
对于外界更关注的举报内容是否属实的问题,上述接近德勤的人士表示,“PPT尽管看上去很专业,但实际上德勤内部后续流程有不同的复核机制,这个流程未必是低级别的员工所能看到的。”
 
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也表示,作为刚入职四大的新人,不可能看到整个大项目审计的执业全貌,也不清楚重点审计事项和项目风险,光靠几个抽凭去否定整个审计结论是没有说服力的。
 
“抽凭、盘点的工作,根本接触不到核心。现场执行不到位,是各中介机构都存在的情形,各项目组执业质量一定是参差不齐的,有程序执行不到位的,也一定会有隐瞒和各种乱操作的,所以才需要质控和内核把关。举报材料里,也写了德勤内部处理过放飞机的员工,说明德勤还是有质控的”。王骥跃称。
 
在业内人士看来,“放飞机”是过时的行业黑话,随着中国企业审计日渐信息化、自动化和智能化,抽凭作为审计程序,在审计工作中已逐渐失去用武之地。
 
接近德勤人士认为,举报的很多问题其实是道德问题,而非质量问题。“如果合伙人真的收取美容卡,公司内部以及监管部门都会进行核查”。
 
“而举报人利用人们对行业的猜测,把行业通病转移到德勤身上,引发公众对会计师事务所独立性的担忧,演变成了行业信任危机。”接近德勤人士说。
 
在陈汉文看来,审计中充满了职业判断,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 
博奇项目中,举报人认为很多库存已经到了减值标准,但是德勤经理拒绝计提减值准备,派人重新监盘,得出被审计单位存货不存在异常的报告。
 
陈汉文表示,举报的问题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三年,“现在回过头来看,存货是不是真的发生了减值,就可以证明当年的判断准不准确。”
 
目前,外界正在等待德勤以及证监会的调查结果。
 
德勤曾多次公开表示重视审计质量。此前,德勤中国首席执行官曾顺福在接受采访时候曾强调,审计质量是德勤整体业务和品牌的基石。做好审计工作,确保审计质量,才能符合公众和监管的要求并保护股东的利益。
 
“德勤对待审计业务重质高过重量,致力于让审计行业更健康地发展。德勤对客户的筛选相对比较严格,并能够较好地判断行业以及企业的质地。”曾顺福表示。
 
不过,德勤曾多次在服务的上市公司爆出丑闻后选择火速辞任审计机构。此举引发争议。业内人士认为,作为中介机构为了规避审计风险出了事情就辞职,并不是负责任的表现。
 
《财经》记者注意到,德勤在过去18个月中辞任了近百家上市公司的审计工作。2020年,德勤先后辞任了数十家上市公司的审计工作。对此,德勤方面回应,这些辞任的原因为审计费未协商一致、聘任到期正常轮换等。
 
“作为事务所来说,它肯定要规避风险的。”对于德勤辞任审计工作的举动,陈汉文表示,在经过一段时间审计以后,事务所要不要继续做这家公司的审计,要根据事务所的风险判断,“如果认为风险高,我可以选择不做你这个客户。”
 
行业悖论何解
 
一直以来,审计机构的独立性问题就存在争议。会计师事务所既要审计、监督公司,又要从公司收取费用。此次举报风波背后,同样隐含着这一行业逻辑悖论。
 
事实上,为了增强上市公司独立性,中国实行审计强制轮换制度。根据规定,签字注册会计师、审计项目负责人持续为同一家公司进行审计业务,不能多于5年。但即便如此,仍未能改变费用来源于被审单位这一事实。
 
“这是一个老问题了。”陈汉文表示,理论上来说,审计机构应该是由公司的股东来聘请,对自己所投资的公司做审计。但在实践中,往往又是由被审计单位出钱,没有办法保证审计的独立性。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,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,“交给第三方或监管部门来聘请审计机构,怎么保证不会出现新的腐败问题?”
 
有业内人士建议,现在审计费由管理层支付,可能存在不够独立的问题,能否请股东出钱,审计费不计入管理费,直接记入权益即可。
 
近年来审计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,甚至出现恶性低价竞争。过去各地物价局和省级注协都会发每年鉴证类业务收费标准,但实质上形同虚设,前几年逐渐被废止。
 
“国企在聘请审计单位的时候,都是采用招投标,各审计机构竞相压价。最终中标的机构,它不能做亏本生意,所以只能减少现场审计时间,时间少了,审计执业质量自然会有一定影响。”一位国有大型事务所审计专家王珂(化名)透露,过去,上市公司的审计机构必须具备证券期货从业资格,如今这一执业资格也取消了,越来越多的小规模会计师事务所进入A股资本市场,搅动审计行业格局。
 
另一名高级审计经理林泽(化名)也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过去四大所在争取审计项目上,其实是比国内所更有优势,但近年来,四大也加入了价格战,“四大收费打折的例子并不鲜见,据说其中一家这几年收费打折很厉害,半价抢项目。”
 
从审计收费不独立,到争夺客户低价竞争,在陈汉文看来,这些问题环环相扣,而根本原因在于违法成本过低,“国内财务造假、证券欺诈的刑事、民事责任较弱,应该提高违法成本,像国外的集体诉讼,可能赔得倾家荡产,威慑力就大了。”
 
在如今全面推进注册制的大背景下,IPO审核更加依赖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。“原来中国证监会发审委还对企业的财务指标做了一些具体的要求,现在对会计师事务所的依赖程度提高了,因此相应地,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也要提高。”陈汉文说。
 
在他看来,中国证监会在会计监管方面的执法权,从取证到处罚,均远远小于美国证监会,“应该加大证券监管部门在会计监管方面的权限,这是一个非常紧迫的任务了。”
 
迄今为止,中国审计行业走过了40年的发展历程,与海外审计170多年的发展历史相比,还很年轻,在整个生态环境方面,也有不小差距。
 
在陈汉文看来,要提升审计质量,不能仅仅从审计行业入手,这是一个系统问题,“审计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,仅仅说会计师事务所很差,注册会计师很差,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要从整个链条、整个生态来解决,包括上市公司本身的质量、司法系统的问题、监管系统的问题、整个社会文化道德的问题,这是个系统性工程。”

 

新华咨询 新华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