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关键词:

制片人编剧导演杨焱钧美文《流尽年光》

 时间:2019-12-23 15:18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何云

恍若梦中,流莹轻轻。似红莲婉丽的钟声沉落碧波盈盈的清风,阑珊的渔火摇曳荒野守望的琴。暮鼓依依,我是千年的冰雕刻的孤独的灵魂。

依稀相见,寒露漫漫。象兰舫清越的山歌缀满溪流踪踪的明月,绚烂的紫花闪烁野渡垂钓的霜雪。长箫惜惜,你是万年的雪莲花眷写的红尘的寂寞。

你乘一枚前世的蚕壳,灿烂的容颜在今生的尘烟里奔波。往事卷起雨幕,桅杆折断了记忆的翠鸣,我放牧江河修补你归来的梨花驿路。

月亮的红袖轻挽你的柔肠千千结,前世的雁阵一行行飞过。

多少个明月夜,你独倚轩窗凝望江楼。红绡碧烟遮不住一江春水向东流,梦断落花,春秋悠悠。你象沙漠中浮草飘香的清流,在 仙人掌灼热的硬刺里,干了相思的河床。

多少次池塘边,你素手纤纤捧起荷花的清露湿润哀怨的青丝,把思念的陶罐悬挂在明月的唇上,用月光的金丝线相牵。而我是塞外的牛羊,饮尽你的柔情,向更远的地方流浪。

月亮目睹了你的凄泪如川,在你碧血瘦骨清风一样消逝的地方长眠,化做你今生的容颜,折磨我浪子的孤帆。

世间多少清丽翩翩的红颜,来来回回,流星一样闪过我的河岸。我睁大火烧云沉醉的眼,始终寻觅不到你飘飘的衣衫。

我爱的人,你在潺岩上,我的黑发长满了翅膀,在你冷傲的凝视里飞翔。

我爱的人,你在南海里,我的手指象一根根浆,划动着珊瑚礁抵达你的身旁。

我爱的人,你在白桦林的树叶上,我的胸膛象唱晚的夕阳,缠绕你娇媚的梦溪。

我爱的人,你就在我心田的明月上,我一块一块拆下万里长城的墙,修造一座天梯,背你回到我的故乡。

 

制片人编剧导演杨焱钧美文《流尽年光》

 

导演杨焱钧在谈戏

今夜,花儿静静的飘落。

象古道西风里的琴台守望的烛光,摇曳着杨柳岸莲花温柔的窗,于十里蛙鸣苍茫的凝视里,燃尽最后一丝芳香。

象阳春白雪里的红木舟放飞的柳笛,闪烁着野渡口斜阳绚丽的藤。在千里烟波空寂的涛声里,演奏化碟凄美的恋情。

飘渺而歌的流云啊,留下你洁白的衣衫,铺满我落花沉沉的庭院。轻轻的,湿润一地清音的红颜。

灿烂如梦的明月啊,借我一缕清雅的香魂,袅袅的流进落花的血脉,温暖滑落的花瓣,晶亮童谣的船。

今夜,花儿静静的飘落。

我象飘逸的雪枕着春天的绿叶,寻觅河里流淌的情歌。我爱的人啊,一程的孤独伴我多少落寞的天空。渺渺风尘,你已浓缩成一桢精美的传说。

落香无言,从此的行程已踏上前世的关山。我挥动无眠的清露,收藏今夜的落花洒落在你的门前。你象天边碧血的云树,从未尘染俗世的泥土。你走过的地方,一片片的山歌起伏。

一枚枚落花在我的掌心里留连,细细的脉络闪过粉红的云烟。我看到你香足芊芊走过琼枝的栅栏,卧在花荫里低吟当年桂花树下的诺言。我看到你玉体翩翩沐浴香汤的容颜,忧伤的长发飘落多少思念的种子,栽种在我枫叶漫天的河边。

前世的相思今生的相见,茫茫爱情路,你煎熬我岩石一般的心田。

今夜,花儿静静的飘落。

静静的落花是你前世的尘埃,弥漫了沙滩上风雨婆娑的纤绳。

而我是拉纤的钟,一点一点记录你的路程。然后化做你骨头里的阵阵痒痛,咬噬你姗姗来迟的脚步。

 

制片人编剧导演杨焱钧美文《流尽年光》

 

导演杨焱钧在思索剧本

 

多少个夜晚,你象春雨中燕子的呢喃漂浮在碧溪的一抹水草里,轻轻啄破我梦的壳。午夜再回首,天苍苍无言。

多少个夜晚,你姗姗走来的脚步象莲藕的丝缠绵秋水的波痕,日渐瘦峭我月落乌啼的窗帘。涛声里霜露依旧,大地茫茫一片。

夜来香,清幽的夜风洗去白天粉黛的铅华,浓浓的夜色里,你徐徐舒展淡香的唇,吹向一支支亮丽的唢呐,点燃嫣红的思念。

你在思念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恋吗?

用一股长江源头的清泉做成孤寂千年的鱼竿,垂钓寒江雪中红花绚烂的记忆。象荒漠里孤烟疾厉的哨鸣,节节击响遥远的沉重的风铃。

还是在等待猎猎风尘中依然流浪的爱人?

你用河流里漂浮的树枝编织篝火温暖的网,裹紧明月相思的邮包投放在荒原野蔓的行程。象山岩上画眉鸟温软的呼吸,催眠了天涯海角椰林里落寞的海螺。

啊,夜来香,谁读懂了你黑夜里漫漫的寂寞,谁看到了你清风中淡泊梳妆。你花香的纤指抚摩我昨日的往事,揉碎了我的心痛。

山大的校园夜色是祈祷的钟声,那个北方的女孩穿过你的花丛雪花一样轻盈。走在我的身后,心事象晶莹的青藤。细细述说北方的冰河里闪耀着大马哈鱼的眼睛,樟子松走过的地方聆听蘑菇雨后婉丽的歌唱。一千多个夜晚啊,你美丽的长发构筑的围墙始终没能阻挡我流浪的血脉。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,我弹起忧伤的吉他走进远方城市的门,你的哭泣象尖刀永恒划破我的心。

流浪的人啊,你要不要爱情的温存。

今夜的夜来香,象我的思念一样飞扬。遥远的地方,白桦木围成的栅栏里住着我童话一样的姑娘,梅花鹿衔着你洁白的裙角,岁月里你可改变了模样?

夜来香啊,淡淡的花香浓浓的思念浸透我霜花洒满天的容颜。让我沉入黑夜的洞穴里化做一缕火焰吧,燃烧北方冰天雪地里空旷的云烟。

 

制片人编剧导演杨焱钧美文《流尽年光》

 

导演杨焱钧在厦门采风

这个日子是风中飘逸的红纱巾濡红地江南的梅雨,潮湿了心情晶莹的柳絮。

这个日子是沉舟侧畔闪烁的野菊绽放地驼铃的篝火,燃烧了雪花妖娆的舞姿。

这个日子是千千瘦岩憔悴的手指上流淌地油壁香车,缀满杜鹃袅袅的思念。

这个日子是寒江边寂寞千年的竹笛缭绕地月光的霜叶,飘落黄河谷忧郁的瀑布。

哦!七夕,你象遥远的冰山上一棵琼花沉香雕碧的石榴树,守望你沧浪的泪珠凝结的果实。

大地上的河流枯萎了血脉的叶枝,潜入天空化做一缕缕忧伤的清溪。象一根根漂泊的长青腾,挂满你蝴蝶依依的屋檐。

燕子衔着一枚枚滟光绚丽的花瓣,飞落在香雾渺渺的天河边,搭建七彩的虹桥祈祷历经苦难的爱情敲响天宇的钟。

哦,通向你的路途铺满鲜花,千山万水间跋涉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,只为这刻相见。彼此的手相连,抚慰风沙漫漫的脸。

葡萄架下荡漾一串串碧玉般的心事,乡间女子手握桂花穿过你的门帘。象蚕豆香里埋藏的瑞雪的翅翼,羽化成房前一粒红豆的种子。流浪的人千里杳杳,故园的黄鸟啼鸣远方的乌蓬船。

哦!七夕,聚也匆匆,离也匆匆,你为何在人世间栽种千古难以抚平的心痛?

凄美的爱情总是如此哀伤,故事的主角软弱的浮在红尘的河流中央,滋润着来来往往男女的凝望。如果我是传说中那苍凉的男子,我不会让我爱的人受伤。

我遴选世间的珍石,铸造烈烈雄风的青铜剑,斩断雨丝茫茫的网,不要遮住我凝视恋人的目光。

我砍下大地的奇木,打造一只气焰萧萧的船,惊散虹桥上的飞燕,夜夜渡过天河在我恋人的红裙里酣眠。

我推倒所有的葡萄架,让我们炽热的情话洒落苍穹下幸福的家园。而我枕着清风明月的手臂,尽情的亲吻恋人荷花一样的乳房。

哦,七夕,你是那颗善良的牵牛星吗?守护着三百六十五里磨难的路上此刻的相聚。

太多的沧桑维艰,真情依旧灿烂。世间相爱的人啊,珍惜你们的缘。浮华的背后,是一桢凄凉的书签。象哭砂的水手怀抱老家的泥土,相爱的人彼此的名字刻在手心里,彼此的脚步深深扎进同一节真爱无垠的树根里。

写着这首诗,冰寒彻骨的孤独蔓延我的心。我打起一把烟雨飘零的破雨伞,走进梦里落花的断桥边。以我瘦骨嶙峋的容颜,期待我苦修百世匆匆而至的缘。

 

制片人编剧导演杨焱钧美文《流尽年光》

 

导演杨焱钧在片场

浓浓的相思滑落夜的羽毛里,凝结成一枚凄美的琥珀。明月是它晶亮的心,而我和你是隔河相望百世的两只蝴蝶,在红衫树的渔火里,点燃黄花妖娆的柔指。

子夜的钟声温暖了野渡的浆,漫天的霜花里我捧着一只玫瑰守侯千年的缘。

你可知晓我的思念?

象岩浆的火焰在江河里燃烧,蒸尽大地上的流水,在天空化做相思的倾盆雨瓢泼你兰花摇曳的窗帘。

雪山上的雪莲在红尘的寂寞里绽放清丽的容颜,香尽了天堂的琼花玉树,化做灿烂的紫瑞星卧在你的青丝上沉醉万年。

我爱的人,我熠熠的火鸟。朦胧的月色忧伤的玫瑰闪动珠泪莹莹的花朵,绽放的花瓣流溢着红珊瑚的血脉。你在花瓣上漂流,舞蹈一只莲花杏雨的童谣。

花里有你碧露晶莹的小屋,你如玉的肌肤婉若白纱裙后面开满星星的桂花雨。我是你前世里未曾谋面的爱人,在你今生的路上注定是一颗苦苦等待树。绿叶是我湿润的手指,飘落玫瑰花里抚摩你玲珑的青豆花一样的乳香。

我爱的人,你翩翩的舞姿是前世相思的伤痕,你盈盈的纤足是蓬莱仙岛最精丽的白玉做成地月亮的香唇。我轻轻吻着你的脚踝,然后屈膝,跪成一尊飞天的魂。

哦!我爱的人,我的玫瑰羽化的瑞雪的根。

在夜的深处,在凤尾竹的烛光里,我的思念已不能承受苦旅。用尽全力我把玫瑰抛向天空,远方的你可否看到,你的窗前璀璨着一颗最明亮的星辰。

抛向天空的玫瑰啊,是我相思无言的碑,从此,苍穹下漂泊着一个膜拜的灵魂。

制片人编剧导演杨焱钧美文《流尽年光》

 

导演杨焱钧在韶山参加纪念活动

徐徐回望,属于彼此的月光落满芳草萋萋的蹊径。如同多年前和你初次相遇的灯火,融化了红房子里千年不眠的霜枫。

今夜无歌,曾经的行程扁舟依依垂钓幽篁长啸的青苔。好象古原上野烟飞渡的红花绿树,点燃了江雨霏霏的相思。

你还好吗?

八月的纤足在我的庭院里舞蹈,满园的菊花次第开放,婉若瑶池里飘落暖香的羽毛。洁白的花朵象天使羞柔而粲然的明眸流转着飞逸的翠露,一片片白玉织的花瓣象弯月的船,载满了红豆忧伤的思念。

谁遗忘了如铁的诺言,谁在红尘中模糊了容颜。今夜,明月依旧,花香依旧,独独不见你归来的长发在花丛中唱歌,和菊花一样,闪动清纯的娇艳。

你还好吗?

从前那些月明风清的夜晚,你轻盈如鸿的身姿卧在菊花的蕊里红袖翩翩,你用温热的唇点亮每一扇烂漫的花叶,你用纤美的脚趾弹拨我吉他的弦。笙笙如练,我看到满园的清香风起云涌,聚集到你菊花瓣编织的裙底。你软软的浮在菊花的梦里睡眠,菊花在你遥远的睫毛里灿烂。

你真的还好吗?

今夜的菊花笼罩在思念的流水里更加凄美的明滟,渐渐升腾的香雾象燃烧后的陨石滑落城市的眼里。月亮里走过一棵又一棵的相思树,而我象一只孤独的蝉穿过寒凉的秋风潜入远方的城市,在你潮湿的窗帘上结满伤痕。

你知道吗?我爱的人,今夜的菊花只为你开放。在黎明到来之前,我将收集所有的花香装在一只陶罐里,然后埋葬。

 

制片人编剧导演杨焱钧美文《流尽年光》

 

导演杨焱钧在韶山参加纪念活动

今宵的月色铺满你归舟的花溪,我瘦成一根树雕站立在晶莹的绿叶里。凝视远方同样的夜晚香雾阑珊,落花千树的河岸上漂泊着一尾饮尽清露的鱼,浮尘里闪过莲花娇羞的红裙,我的歌象竹笛里烟波渺渺的轩窗无言的沉吟。

今宵,你在哪里?

你在凛冽的冰河里,乘一只白桦木做成的筏子,象森林的蘑菇里流淌地芬芳的种子,驶向雪莲花不染烟尘的梦帷。

你在娇媚的青梅里,枕着鱼花石漂染的清风,象荒漠的绿洲里飞翔地清碧的泉水,抚吻着民谣里红云袅袅的传说。

我枯守百年孤独,在你经过的菩提树下,做一只张望的虫子。风沙阻隔了相约的行程,你匆匆游移的脚步在我的记忆里模糊。路边的岩石啊,你羽化成一只忧伤的蝴蝶带我去寻找吧,千万不要惊醒她甜美的睡眠,只在她醇香的乳房上写下我的名字。

我爱的人,我在你的长发里流浪,今宵,你在哪里歌唱?

苍茫茫的天涯路,彩虹搭在我的肩上。今宵的篝火象星星燃烧的枫叶,来来往往的灯笼在高山流水的琴音里天长地久的凝望。一大堆玫瑰妖艳的开放,温热的红唇舞蹈蒸腾的欲望。我必须飞快的逃离,就象我从不欣赏黑雪的目光。你知道吗?我在我们共同的河流里守望,红花深处,始终寻觅不到你的浣纱沐浴,我的踏浪亦无力的象流星的死亡。

你快回来,我的恋人,今宵我可共你唱。

可是,我的歌喉却象孤寂千年的鸟枯萎了翅膀。

今夜的月色象红花落满的河面上闪过湿润的烛光,暖暖的弹响你断弦的的琵琶划动我流浪的星辰.我飞翔的眼睛象雪花的浆声里停泊地清怡的鹿鸣,穿过你尘封多年的门牵引我的行程。

我是你一路狂奔的种子,跌落在你清丽淡雅的衣衫上。

这一刻,我不能述说,只是尽情的把你凝望。

你还是当年美丽的容颜,淡淡的杏黄开满娇媚的脸庞。一袭粉红的长裙晶莹着露珠清亮的绒毛,象一抹灿烂的香魂亭亭玉立在青青的荷叶上。清风明月里,你尽情舒展丰盈的身姿,象凤凰舞动九天的吉祥。时而轻歌曼舞,矜持的明眸流转瑰丽的小桥流水。时而劲曲狂蹈,火热的舞姿摇撼了高山海洋。

其实,我读懂了你绝代风华的背后,飘飘长发里刻满千帆过后的忧伤。

你饮尽了太多太多独栖野地的寂寞,岁月的霜尘剥蚀你结茧的心窗。你的旷世娇美孤独的开放,孤独的凋零,一年又一年,装饰着天地间银装碧绿的红颜,可是却无人知道无人欣赏你艳丽的沧桑。

哦!荷花,我清傲的女子,你在污泥里不屈的守望,千年的缘挂在遥远的苦楝树上。我前世的兰舟檀香沉沉,可否独揽你百世的芳香。

荷花啊,这刻我尽把你凝望。俗世里轻薄浮躁的虫子在流淌,如你一样的女子还没有打着油纸伞经过我的窗前。

远方的河岸上,有一颗灵魂在飞扬,那是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孤独一世的祖母在坟墓里盼望,盼望我抱着荷花一样的女子跪在她的身旁,身后是儿孙满堂的景象。(转载自《中国作家》2012年第四期)

 

新华咨询 新华咨询